虽然在线教育相关企业已迎来巨大市场需求-中山电视新闻
点击关闭

企业机构-虽然在线教育相关企业已迎来巨大市场需求-中山电视新闻

  • 时间:

黎智英家中被捕

天眼查數據顯示,小魚易連為一家雲視頻生態系統品牌,所屬公司成立於2016年,曾於2019年4月獲得來由騰訊領投的C輪融資,並於2017年獲得1.25億元B輪融資,由真格基金和真成基金領投;而智學網為上市公司科大訊飛(002230,股吧)股份有限公司控股企業,後者主營業務包括語音支撐軟件、信息工程和運維服務等。

近日,線下教育機構「兄弟連」創始人李超在公眾號發表了《致兄弟連全體學員、員工、股東的一封信》。信中表示,兄弟連北京校區已停止招生,員工全部遣散,上海、廣州校區已相繼獨立運營,可更換品牌。李超稱,線下培訓受新冠肺炎影響十分嚴重,而兄弟連此前已處於「資金儲備少,包袱重、一直虧損」的狀態。

王維真介紹道,在技術方面,學校與網絡公司「小魚易聯」達成合作,建立專屬直播間,分別供文科、理科學生觀看,兩個直播間內的師生共計1800人左右。她稱,直播間已安排每天課表,除常規課程外,還添加了課間操、眼保健操、疫情知識講座、線上家長會等內容,希望將學校線下的各類內容「搬」到線上,在線教育也不僅限於單純授課。

呼和浩特市第二中學正在進行線上直播授課 受訪者供圖

線上授課直播間截圖 受訪者供圖目前,該校高三學生已實現通過在線平台「智學網」提交作業、在線閱卷和在線考試。「客觀題由機器判卷,主觀題用拍照上傳的方式提交,再由老師判卷。目前,我們還在嘗試用機器閱中英文的作文,某些程度上來說,機器判卷的標準更加統一,是更加科學的。」王維真介紹道,今年之前,學校已經與智學網開展合作,學生對在線批改作業已不陌生。

在業內人士看來,雖然在線教育相關企業已迎來巨大市場需求,但能否將獲得的新客轉化為付費用戶,仍需面臨轉化率、留存率等指標的檢驗。對於在線技術與服務能力較弱的品牌來說,在激烈的競爭之下或將退出市場。

東吳證券在研報中分析稱,近日在線教育替代線下教培作用顯著,龍頭更強的服務和產品有望獲益受疫情影響下的K12教培行業線下班全面轉向線上,這對本就處於快速擴張的在線教育又是一次新的拉新機會。

談及建立校內授課直播的初衷,王維真表示,這種方法更加適合本校學生的學習進度,方便老師按照備課內容,在課下有針對性地進行輔導教學。「我們了解到,現在多家培訓機構也在提供針對各個年級的線上教育資源,且品牌眾多,不免產生魚龍混雜的情況。我們希望充分利用學校資源,保證我校原定教學計劃的實施。」王維真介紹道,目前小魚易連正在免費提供疫情期間直播的技術服務,開學后的線上教學計劃還在籌備當中。

王維真對中新經緯記者表示,為了應對疫情,線上直播授課火速上線,部分教師直播經驗不足,需要提前培訓,且網絡公司也需實時解決技術難點。「在直播授課、線上考試等功能上線初期,由於同時在線人數增多,曾出現網絡運行不暢的情況,比如有些學生的作業無法上傳,經調整后已初步解決。」

轉化率、留存率等問題仍待檢驗國家廣播電視總局2月6日發文稱,要加強統籌管理,指導有條件的網絡視聽平台在符合相關部門要求的前提下開展在線教育業務,為疫情防控期間「停課不停學」提供支持。

在市場需求劇增之下,各機構、平台紛紛下場,為大眾提供不同種類的課程:例如,優酷聯合釘釘從2月10日免費開展「在家上課」計劃;位元組跳動公司旗下多個產品為湖北學生提供免費在線課程;騰訊視頻免費提供2萬分鐘課程;快手、今日頭條、抖音等平台也提供了教育視聽產品。

「我們從大年初二開始準備線上教學,包括集合本市教師、聯繫網絡公司等,從資源和技術兩方面同時着手,從2月3日開始啟動了直播。」呼和浩特市第二中學副校長王維真告訴中新經緯記者,該校高三學生原計劃2月3日開始假期補課,針對此次疫情,學校決定開啟線上直播課程,面向本校高三學生。

然而,雖然在線教育迎來了跑馬圈地、重新洗牌的機會,但業務拓展的難點猶存;另一方面,部分重心放在線下教育、在線教育布局較弱的機構,已陸續出現了經營不善甚至面臨關店的危機。

天眼查數據顯示,近10年來,在線教育企業呈爆髮式增長,2019年就成立6萬多家相關企業。近5年則為在線教育企業集中誕生期,成立1年至5年的企業數量超過了13萬家,佔比57.6%。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部分教育培訓類企業呈現業績增長放緩之勢。好未來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11月30日的2020財年前三季度,公司凈利潤僅為650萬美元,去年同期為2.676億美元。成本方面,好未來運營成本和費用為23.055億美元,同比增長42.7%。

據了解,截至2月2日,教育部已組織22個在線課程平台免費開放在線課程2.4萬余門,覆蓋了本科12個學科門類、專科高職18個專業大類。

學生在家觀看線上教學直播 受訪者供圖

業內人士分析稱,在線業務有望大規模獲客,但後期需追蹤轉化率、留存率等指標驗證各家機構真正的實力。這表示,在線教育平台如能保障產品和服務的優質,則有可能將獲得的新客轉化為付費學員;而部分機構若難以消化線下停課的經濟損失影響,且在線技術與服務能力均較弱,則或將會退出市場。(中新經緯APP)

而擁有在線教育產品的龍頭企業,亦在這場疫情中發揮了作用。據悉,學而思、新東方在線、猿輔導、作業幫等多家培訓機構都已推出了免費線上課程,內容包括K12、學前、職業培訓等。

疫情爆發后,為保證教學計劃順利開展,許多學校都針對自身情況作出了應對措施,將授課、作業批改、考試等流程在線執行。

而新東方在線截至2019年11月30日的中期業績顯示,公司營收同比增長19%達5.68億元,而凈利潤卻從上年同期的3618.5萬元下滑為-8751.6萬元,由盈轉虧。

線上培訓的春天到來了嗎?除了高三學子外,各年級的學生及其家長對在線教育的需求也在近期劇增。中新經緯記者了解到,部分家長已經在孩子社會實踐及線下培訓課程取消后,第一時間補報了線上課程。

有業內人士分析稱,目前學校陸續普及線上授課、機器閱卷等形式,此外,在線教育正在由錄播課向直播課發展,並在AI技術日益進步的條件下或將迎來新的教學模式。預計疫情之後,學生和家長對於在線教育的接受程度將迎來較大提升,中小學學生使用在線教育的比例也有望上升,在線教育的發展進入一個新時期,而與其相關的企業也會受到影響。

中新經緯客戶端2月12日電(趙佳然)新冠肺炎的爆發,使在線教育跑步入場,各類免費在線教育課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各大平台,而部分學校也已經規劃並開展線上教學工作。

(文中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怎麼把學校「搬」到線上?高中老師這樣說

「疫情發生后,為了豐富孩子的學習生活,我們更加依賴線上培訓課了。」給小學三年級的孩子報名了付費在線課程的張女士對中新經緯記者說,「線上課的優勢是免去了接送時間,而且費用通常也比線下課低,並且課程可以回看;缺點就是沒有線下課堂的針對性強,畢竟面對面上課的話,老師和學生的注意力都會更集中。」

今日关键词:华为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