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的投资人不太相信到2024年中国的经济规模会超过美国-家具资讯
点击关闭

行业国家-一般的投资人不太相信到2024年中国的经济规模会超过美国-家具资讯

  • 时间:

科比女儿Gigi去世

不過在此刻,在美國或者其他國家打壓中國的時刻,讓中國人更加有鬥志了。因為我在深圳,像深圳華為幾個聯合CEO是我們中歐校友,有幾個也是我們東方港灣的客戶。本來這些人都很富有了,但貿易糾紛讓這些人變得非常有奮鬥精神。我的一個高中同學,美國華為公司是他組建的,前幾個月在打華為最厲害的時候,有一天已經是晚上11點左右我降落在杭州,打開手機一看他正好發了一個微信說打不垮的華為。

前幾天,和中歐校友吃飯時他們問我對中國未來經濟情況的看法,我就舉了這樣一個例子。

總的來說,就國家、地區、企業、個人而言,就像大概2003年有一個人寫的文章說「深圳被誰拋棄了」,但是只要你不拋棄自己,努力奮鬥,終會有這樣的機會,投資也一樣。你只要相信「相信的力量」,相信「相信的自己」,相信「相信的這個國家」,相信「你相信的企業」,與偉大的企業共同成長,自然會有一個非常好的結果。事事艱難,年年難過,年年過,年年過得都不錯,這就是偉大的中國。

比如說化妝品這個行業,我們去年去紐約的時候調研了7、8家企業,其中有一家化妝品品牌,就是女性朋友經常用的雅詩蘭黛,這個公司60年了,一路上漲,現在的市盈率大概是38倍。這些公司的盈利能力如果能幾十年上百年保持的話,那麼它是一直好的。

實際上,兩國關係變化的衝突點開始於貿易糾紛。我認為任何情況下貿易協議談成的概率在90%。朝鮮戰爭,中國付出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生命的代價,和美國打成了一個平手。

2第二個問題,也是大家最關心或者最擔心的問題,關於民營企業。這幾年很多人對憲法、法律、產權、政體等有很深的憂慮,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個人的觀察,舉兩個例子:

如果真的在2004年把自己的企業、房子賣掉,就算移民到加拿大、澳洲,現在再想回中國、回深圳發展,一般的家庭,同樣的房子估計很難買回了。所以,對於一個國家長期的判斷非常重要。

校友夏總說2004年他跟這個教授提了同樣的問題,教授說,你應該把自己的房子、企業賣掉,去移民。現實情況是,在2004年,夏總的公司利潤是4000萬,現在是4個億。再比如說,深圳后海的房子,2004年房價大概7000多一平米,現在這一帶房價15萬/平方米,好的有30萬/平方米。

第一個,在讀中歐時,一位非常著名的教授給我們上課,羅列了很多的經濟學數據,並指向了一個非常悲觀的未來,我問教授:按照您的邏輯,中國有沒有未來,他斬釘截鐵說沒有。

我們剛剛CPI超過了4,可能很多人擔心明年超過5。要知道巴菲特17年的嚴重滯漲期都經歷了,而且經歷了很漫長的時間,不過這些都不妨礙他買一些好的行業、好的企業去長期投資。我們說投資這個行業怎麼做決策,我個人認為最重要的是行業的選擇,而有些行業的選擇不是一年,也不是十年,它是一個很長期的過程。

今天我們很多投資人很擔心貿易,擔心香港、台灣等等一系列的問題,但是從巴菲特早期的投資生涯來看,他從1957年開始做私募基金到1981年正好51歲,跟我現在這個年齡差不多。這20多年做投資是非常難的,因為他決策的背景有越南戰爭、古巴導彈危機、肯尼迪遇刺、兩次石油危機、兩次中東戰爭,包括1964年到1981年17年的滯漲期。

非常高興有機會在格隆匯年度峰會上跟大家分享投資。此刻,在中國的歷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一刻,所有的投資、決策都圍繞着影響中國的重大方向性的問題在做判斷。

第二,關於貿易。貿易糾紛從去年3月份一直到現在,12月15號這個非常關鍵的節點到底怎樣變化,大家也非常擔心。

華為,是深圳的驕傲。日前,聯合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公布最新數據顯示,在2018年,中國巨頭企業華為共提交了5405份專利申請,在全球所有企業中「高居第一」,創下了單一企業申請專利的世界記錄。

最近香港亂局,香港憤青說讓英國去救他們。但英國的教授說,英國是一個衰弱的帝國,這三年的經濟形勢不太好,包括法國。法國香榭麗舍大道的奢侈品店門口都建起了鐵柵欄。馬克龍的退休制度改革非常好,但是進行不下去。

這次歐洲學習工作中,我們從倫敦到過伯明翰,伯明翰是全球工業革命的搖籃;我們到了瓦特的故鄉,到了瓦特埋葬的教堂去祭拜。我觀察到,伯明翰瓦特的故鄉基本上被穆斯林佔領了,全世界工業革命搖籃的城市在衰弱。再到格拉斯哥,很多建築物上貼着出售出租的信息,這也顯示經濟有些困難。

衰落的老牌帝國是這樣了。印度呢,印度貧民窟的規模佔據了三分之二的城市,悲慘的程度比我們60、70年代還要慘。我去過阿根廷的貧民窟,印度的貧民窟比阿根廷的貧民窟規模要大得多。我對阿根廷的華人導遊說的一句話比較認同,他說一個華人的效率是3-5個阿根廷人的效率。為什麼中國有機會或者有未來,因為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像中國人一樣,14億人把掙錢當信仰,這是我們中國真正的力量所在。我去印度,我看到除了一部分精英以外,一般印度人的眼神是呆木的,而我們中國人每個人的眼神都是放光、放亮的。

另外一個是石油。中國大概進口有2000億美金的石油,換句話說,如果可控核聚變能實現的話,那麼我們在能源上被掣肘的概率也會比較小了。所以說中國真正崛起是在2035年,當然李建剛院士給出的可控核聚變是不是能實現,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我們說投資要長期創造財富還是要尋找好的公司,這個是非常關鍵的。另外,我在《時間的玫瑰》裏面寫過的一段話,在2007年出版的時候我說,「在我自己的國家裡,40多年的艱辛歲月告訴我,如果你真的有才華,有廣闊的胸襟,願意為之努力奮鬥,不嫉妒他人的財富,不無所事事,不整天抱怨自己的生活,不找理由逃避責任,我們就有可能改變自己的命運與現狀。」

3不過,挑戰確實會非常大。比如說我現在每天奔走一個城市,跟一些企業家交流,大家好像對明年的經濟形勢都非常擔心,我去參加中歐10周年畢業返校日,聽同學們聊行業的情況,傳統行業幾乎沒有一個好的,我估計明年很多上市公司會爆雷,業績爆的程度可能比今年還要多。看這些傳統行業,基本上是沒有機會的,但是你換一個角度,從人類的未來看,到底人類財富的增長靠什麼,還是靠科技的進步。

投資中經常發生「燈下黑」的判斷,在國家的發展方向上,這個判斷也是如此。

這靠的是什麼,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創新。在中國人的文化當中有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文化,我們的創業能力是非常強的,以我們PCT國際專利申請量為例,深圳連續14年居全國第一,領先硅谷、首爾和巴黎地區,全球範圍內僅落後東京。

第一,去年有一種呼聲,民營企業家要退出歷史的舞台,很多朋友有很深的憂慮,擔心40年的改革開放會有一些變化。

最近香港在鬧事,本來說要收拾國泰航空,國泰航空我看凈利潤只有2.5,只要這個公司罷工43天就開始虧損了。香港航空本來要倒閉的,可能國家支持他,他的大股東是海航,我有幾個朋友給海航做債,他說實際上已經是很難了。我們的商學院老師經常舉例,說這個公司多好多好,但是換句話說,在一個不太賺錢的行業當中,就算找出最賺錢的你也賺不了太多,但是如果你在一個很賺錢的行業當中,你找出最賺錢的那麼一兩家,你會賺很多錢。

但斌(深圳東方港灣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第二個,巴菲特。巴菲特相信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中國人相不相信自己國家這一點也非常重要。現在去開巴菲特的股東會,去奧馬哈看到的是和平、祥和的歲月。但是《滾雪球》這本書描述的60、70年代,那時巴菲特的家鄉也是盜匪橫行,而現在的情況也是經過這幾十年發展的結果。所以,對一個國家的看法非常重要。

換句話說,整個人類的未來是很有前景的。實際上在2007年《時間的玫瑰》出版的時候,我寫過一句話,我說巴菲特之所以偉大不在於他75歲的時候擁有了450億美金的財富,而在於他在很年輕的時候想明白了很多道理,並用一生的歲月來堅守。

1

為什麼落後東京?我跟大家說一下我自己的體會。今年6月份的時候我去東京大學學習科學,當時有7、8個教授給我們上課,每個教授都講得非常好,而且都是原創的,特別是教我們機械人(300024,股吧)的教授,連續5年獲得全球機械人大賽的冠軍。為什麼日本人每年都有諾貝爾獎的獲得者,這是很重要的一條。日本人是非常厲害的,而深圳實際上是僅次於東京的,同時深圳比較可貴的是2017年,深圳的研發經費佔GDP比重達到了4.13%,接近全球最高水平。更重要的是,在研發經費的支出比例上,深圳87%的研發支出來自企業。

2007年讀中歐的時候,我跟同學分享投資時說應該買騰訊,當時班裡有一個騰訊的員工,那時候騰訊股價24塊左右,我說應該買,但這位同學把騰訊股票賣了,前年他說少賺了8個億。

作為一個基金經理而非經濟學家,我談談作為投資人的感受。真正決定一個國家長遠未來的並不是憲法、法律、產權、政體,真正決定一個國家、民族長遠未來的是風俗、習慣傳統、宗教、文化。

比如,在東莞招工人,沒有加班工資的話,別人是不願意來的。而如果有一個賺錢的地方,大家就蜂擁而至。

第二,ROE。ROE中位數高達22.3%,盈利能力強。

還有醫藥行業,像我剛剛去的愛爾眼科(300015,股吧),實際上2009年這個公司上市的時候去調研,當時是嫌貴的,但是它一直貴到現在,一直很好。所以我們說行業的選擇特別關鍵。當你在一個很賺錢的行業裏面,你選擇最賺錢的那麼一兩家,你會賺很多錢。巴菲特說帶輪子的股票不能買,說怎麼成為百萬富翁,他說你先成為億萬富翁,買航空股就成為百萬富翁了。

我分享一下對這三個問題的個人看法。

美國包括整個西方世界集全部的力量在打壓一個公司,換句話說,如果華為不是一家中國的公司,它是家美國公司的話,那它很可能像GE、IBM、微軟一樣。而且可以看到我們中國的創造力,比如說,這家公司用戶量增長速度超過了微信,換句話說,如果位元組是家美國公司的話,很有可能它會繼Facebook、亞馬遜、谷歌、蘋果、微軟之後成為第六家互聯網巨頭公司,可惜它是家中國公司。再比如說我前一段時間去大疆調研,它是2004年成立的一家公司,現在無人機佔了全世界的70%,我們知道無人機迭代的速度非常快,現在最小的一個無人機就像手機一樣,揣兜里就可以用了。這就是中國的創新能力,但是可惜它是中國公司。

第三,19年三季報凈利潤增長中位數22.5%,強者恆強。

如果貿易協議談不成,陷入冷戰或者熱戰,將導致相互毀滅。但是,這不是中國精英和美國精英的選擇。習總書記接見基辛格先生的時候,也強烈表示希望美國不要有戰略誤判,我相信美國的精英也不會選擇這樣一種情況。所以,我個人認為貿易協議談成的概率在90%,只是誰佔便宜多點的問題。

這幾年爭論或者是疑慮比較大有這三個問題:

在中國可記載的歷史當中,戰爭是很頻繁的,但只要有幾十年的太平歲月,中國集聚的財富都是世界第一第二。很多經濟學家給出的基本判斷,到2050年中國的經濟規模是美國的1.5倍到2倍。

艾利森教授為什麼說中國更有未來,他舉了一個最簡單的案例——因為中國更有效率。在波士頓,哈佛商學院到本科學校之間有幾座橋,其中有一座橋在維修,艾利森教授說,有一座橋維修了12年還沒有修好,保證明年你們來了這個橋還不會修好,這就是美國的效率。艾利森教授又談到北京的三元橋維修,他讓同學們猜用多長時間重修好,同學們有的猜半年、有的說一年,教授放了視頻,48小時完成重建,這就是中國的效率。

英國回來后我去了趟印度,很多朋友說印度有機會。我在印度孟買待了24小時,過關用了一個半小時……可以說印度機會很渺茫,比起中國差很遠,當然這是我個人的判斷。所以我認為,歷史的天平向中國傾斜的概率非常大。

我今天的分享到這裏,謝謝!

未来投资怎么做?

我們公司過去3年國慶節是在歐洲度過的,第一年去了英國,第二年在德國,今年瑞士。今年國慶去瑞士的時候,我讓公司特意準備了一面巨大的國旗,我今年52歲了,第一次在臉上貼了面國旗,半夜爬起來看閱兵儀式,淚水順着我的臉頰流淌。

上圖是2017年在哈佛商學院讀書的時候格雷厄姆·艾莉森教授(哈佛商學院首任院長)給我們上課時展示的,這一頁PPT是他為美國聯席會議準備的,三易其稿,為這些將軍講兩國長期的變化。

年輕的時候,我夢想着中國變得繁榮富強,今天的中國已非常接近真正的崛起了。當看到東風41、導彈部隊通過廣場時,我非常非常感動,這個導彈可以打12000公里,它可以打到美國任何的角落。

所以從這一點來說,我個人認為中國還是非常有希望的。再看地區,我們說大灣區,本來說大灣區是給香港送一份蛋糕,但是香港人不要,那我們就自己發展。我們看我們生活的這個城市是多麼了不起,我們深圳在過去41年改革開放當中,實際上增長了萬倍,而且在2017年完成了對香港的超越,GDP超越了香港。

任正非先生說:我若貪生怕死,何來讓你們去英勇奮鬥。實際上我們看到的就是這種精神,這種力量。在中國,包括我們剛才看到的「一條大河」歌曲中這樣的情緒,中國人完全煥發出了一種奮鬥的精神,包括我,我本人不是黨員,我是群眾,我當了52年群眾,我們公司31個員工,只有3個黨員,我們沒有黨支部,但是我們拿了一面巨大的國旗在馬特洪峰下面合影,我覺得這是一種自我的、自髮型的熱愛自己的國家,併為之奮鬥的精神。

在過去幾千年的歲月當中(人均GDP)大概就是400美金左右,是工業文明帶來了這種變化。前幾年有一本書叫《奇點臨近》,大概就是講人類正在呈指數級的發展。說到這個可控核聚變,深圳大學新能源研究中心的李建剛院士表示這個大概在2035年會工業化。我這次去常州出差的時候向核工業方面的專家請教,提到可控核聚變,他說現在大概是從1秒到7秒,什麼時候能持續到3個小時,那麼整個工業革命新的能源變化就改變了。

我小時候是在大廠區長大的,鄰居是個開卡車的,小時候能坐在他家車的后斗廂里繞廠區轉一圈,我都感覺很幸福。我從未想到過自己能開上車,能在全世界旅行。

這是我在網上看到的,很多人擔心滯漲,教育和醫療能戰勝滯漲。另外我們東方港灣自己總結了上市超過10年、回報超過10倍的好公司,不多,大概就是30家。這30家有什麼共同特點呢?

實際上這幾年做投資爭論非常大,抉擇非常難。我在英國和深圳一位做投資很出色的朋友聊天時,他說2019年快過去了,他身邊過去賺過大錢的朋友還在爭論2019年應該怎麼辦,這幾年發生的太多事情是過去不曾發生過的。

第三,經濟形勢。2018年、2019年、2020年的經濟形勢非常讓人擔心。

第四,19年中位數PE估值16.4倍,估值合適。

現在制約中國的大概有兩個東西,一個是芯片,全世界4600億,中國進口了3000億左右。換句話說我們自給率只有5%,如果我們3000億芯片當中,其中2000億我們能夠自給的話,那中國芯片行業就會非常不一樣。我們這幾年投了幾千億、上萬億在其中,理論上來說,就像我們的手機產業鏈和家電產業鏈一樣,在1年、3年、5年、10年以後可能會起來的。這樣的話,我們中國的工業產業鏈就會非常豐滿,那麼到時美國就會相對有點問題。

回到投資本身,一般的投資人不太相信到2024年中國的經濟規模會超過美國,而且林毅夫先生剛跟哈佛商學院的教授打了一個賭,20年後的中國經濟規模能不能超過美國,微博上很多朋友不太相信。其實,做投資犯「燈下黑」的情況跟做社會觀察是有點類似的。

第一,行業龍頭。我剛才說了行業龍頭非常重要。

今日关键词:A股确认延迟开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