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资本方在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之前都不考虑自身的资金实力吗-全球玻璃网
点击关闭

汽车企业-那么资本方在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之前都不考虑自身的资金实力吗-全球玻璃网

  • 时间:

女学霸夺世界冠军

「如果人類能夠時刻保持理智,世界上就不會存在賭場,股市也不會有那麼多悲歡離合。我的意思是說,在多種因素的誘導下,前幾年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呈現出賭徒心理。」上海明華有道諮詢有限公司執行總監封士明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其實大家都有共識,有相當一部分進入者不會成功,但每個參与賭博的人在剛開始的時候並不認為自己會是輸的那一個。正是這種賭徒心理,才會產生非理智的投資決策。」

更有業內人士表示,100多家造車新勢力,大部分都要死在200億元的造車門檻上。那麼資本方在進入新能源汽車領域之前都不考慮自身的資金實力嗎?既然是一筆不小的投入,一旦「斷炊」企業豈不是生存不下去?

上述企業負責人分析稱:「建工廠、研發,前期的投入很好算。但前期銷量如何,在營銷和用戶服務上要投入多少資金,什麼時候可以實現現金流為正,不是每一家都有清晰的概念和把控。」

其中,有國金汽車員工表示:「公司經營不善,產品力不強,新能源研發不健全,在汽車產業冷淡期,通過各種緣由讓員工放長假及長期輪休,長期拖欠員工工資拒不解決,不考慮員工生活之難,不發佈任何公司公告且無理長期拖欠公司員工四五六三個月工資,毫無正規公司原則。」

不過記者通過天眼查了解到,國金汽車註冊資本14.5億元,實繳資本12.48億元。其兩大股東分別是國金汽車集團有限公司、淄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國有資產經營管理公司,分別持股74.89%、13.79%。

但也正是此時,國金汽車陸續傳出「欠薪」傳聞。記者注意到,有多名國金汽車員工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進行投訴。

湖南泰達的情況同樣不樂觀,2016年,湖南泰達將持有的陝西通家38.07%股權轉讓給新海宜,但在未完成業績承諾以及無力支付業績補償款的情況下,2018年8月,湖南泰達只好將另外持有的陝西通家37.07%股權轉讓給新海宜。

與其他造車新勢力相比,國金汽車創造了「國金速度」。公開資料顯示,從項目落戶淄博高新區到建成國內領先的智慧工廠,國金汽車僅用9個月時間。而後僅用1年多時間,國金汽車首款6座純電動MPV車型就成功下線。

被曝欠薪、變相裁員記者注意到,有多名國金汽車員工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進行投訴。

但即便如此,國金汽車仍然沒有逃離造車新勢力「錢荒」的魔咒。與蔚來、威馬、小鵬相比,國金汽車並沒有啟動A、B、C輪等外部融資,所以很難測算目前這家公司在新能源領域的資金投入情況。

就公司是否遇到了資金困境,儘管國金汽車方面沒有對此作出答覆,不過記者關注到,淄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出面回應稱山東國金汽車製造有限公司正在積極籌措員工欠薪資金,高新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局將加大督查力度,督促企業及時發放工資並維護職工權益。」

值得關注的是,歷經五年的發展,無論是資本還是銷量,新勢力造車行列呈現出向頭部企業靠攏的「長尾效應」。記者從該負責人處獲悉,在整個造車新勢力行列,蔚來、威馬、小鵬、合眾新能源這四家企業的銷量(根據上險數)已經佔到整個造車新勢力企業銷量的80%以上。

既然有這兩層關係,陝西通家或者湖南泰達是否能夠給國金汽車提供資金支持?

就員工反映的欠薪、長期輪休的問題,《中國經營報》記者多次致電致函國金汽車方面,其公司工作人員在表示會轉達採訪需求后,便沒有任何消息。

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也曾表示:「資本的進入應是與企業的發展同步銜接的,並不是說資本一下就給你準備出來300億元甚至500億元。而是每到一個階段,如果幹得好,資金需求量就大;如果幹不好,可能在第一階段需要50億元的時候,這個企業就已經倒下了。」

本報記者陳茂利童海華北京報道

「前幾年整個政策都在扶持,市場一片欣欣向榮的時候,大家都沒有想到2018年、2019年車市會是寒冬。當時對於車市的成長都是抱有比較樂觀的態度。而當時的資本市場,融資相對比較容易,願意進入到這片藍海的資本方也比較多。現在隨着車市低迷,我們感覺到很多資本更願意向頭部企業靠攏。現在,在融資方面的阻力比較大。」一位新勢力造車頭部企業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分析稱。

其中,國金汽車集團有限公司是由蘇金河、蘇乞然、賈立軍等6名自然人共同出資設立。而淄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國有資產經營管理公司實際控制人為淄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簡而言之,這是一家有政府「背書」的企業。

就員工反映的欠薪、長期輪休以及人才補貼款發放等問題,記者多次致電致函國金汽車方面,公司工作人員回復稱:「關於新聞報道,我跟您這邊轉接一下這個信息,如果有需要工作人員會給您電話聯繫。」

從上述兩家企業的經營情況來看,國金汽車若想獲取資金方面的幫助,並不容易。

近日,有國金汽車員工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反映,公司由於經營不善的關係,連續拖欠公司員工4~6月三個月的工資。與此同時,有員工反映,公司更是通過長期輪休的方式變相裁員。

國金汽車成立於2016年,位於山東省淄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專業從事新能源汽車整車及其零部件的研發、製造和銷售。

「失速」的造車新勢力值得關注的是,歷經五年的發展,無論是資本還是銷量,新勢力造車行列呈現出向頭部企業靠攏的「長尾效應」。

國金汽車拖欠薪資的事,其實是大部分造車新勢力的縮影。有業內人士表示,「錢荒」將成為造車新勢力的常態,即使是特斯拉也屢屢傳出「資金鏈斷裂」。

與此同時,業內有共識,2019年是造車新勢力的「生死年」。公開資料顯示,已公開的新能源汽車產能規劃到2020年將超過2000萬輛,是《汽車產業中長期發展規劃》銷量目標的10倍。而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公布的數據,2018年全年新能源汽車產量也不過才127萬輛,產能儲備的增速已遠遠大於市場需求的增長。

雖然較其他造車新勢力成立時間晚,但實力不俗。今年6月份,國金汽車獲得工信部核准的純電動乘用車生產資質,一躍成為國內第11家拿到「雙資質」的造車企業。

「現在新能源汽車市場有100多家造車新勢力,好多連名字都沒有聽過,這明顯是不正常的。」封士明表示,「未來,造車新勢力中能生存下來的也不過是個位數。」

記者通過梳理資料發現,陝西通家在賣身上市公司新海宜(現為「*ST新海」)后,經營狀況並不樂觀。根據新海宜發佈的年報顯示,2016~2018年,陝西通家分別實現凈利潤為3580.84萬元、-7190.12萬元、-1.85億元。

國金汽車拖欠薪資的事,其實是大部分造車新勢力的縮影。實際上,造車新勢力企業面臨資金緊張問題早已不是業內秘密,即使是取得「雙資質」的也不例外。

蔚來汽車董事長李斌200億元的造車門檻之說猶然在耳,新勢力造車企業山東國金汽車製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金汽車」)就曝出「欠薪」「裁員」。

身陷「錢荒」魔咒從兩家股東的經營情況來看,國金汽車若想獲取資金方面的幫助,並不容易。

除了欠薪,還有員工反映:「根據《關於申報2018~2019年度淄博市企業引進博士及『雙50強』企業引進碩士補貼的通知》,國金汽車多名員工申報了相關補貼,今年4月,補貼已經下放到公司,但國金汽車遲遲不發放,按照相關要求,補貼發放到企業后,是否應該在幾個工作日內發放到個人?相關部門能否進行督促國金汽車於7個工作日內進行發放?」

不過,記者了解到,國金汽車間接持股股東之一淄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出面回應稱:「國金汽車正在積極籌措資金,計劃7月底發放員工4月份工資,8月底發放5月份工資,9月底發放6月份工資。下一步,高新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局將加大督察力度,督促企業及時發放工資並維護職工權益。」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國金汽車創立時間不長,但蘇金河卻是新能源汽車行業的老兵。公開資料顯示,蘇金河現任陝西通家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陝西通家」)董事長,在長沙眾泰汽車工作時,曾帶領長沙眾泰汽車實現戰略轉型,發展新能源汽車。蘇金河的另一重身份是湖南泰達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南泰達」)實際控制人,持股70%。

今日关键词:王晶出庭作证